大家都在看

主页 > 驾驶讯息 >收据罚单时有时无锁车“花样”多遭质疑 >

收据罚单时有时无锁车“花样”多遭质疑

2020-07-12 来源:http://www.eyejqd.com 520
收据罚单时有时无锁车“花样”多遭质疑
收据罚单时有时无锁车“花样”多遭质疑

依一般锁车程序,执法官员应先警告违例泊车的车主后才执法。

安邦再也市议会实施的违例泊车锁车和开锁行动被讥“款式”多样化,安邦太子园市民质疑所付罚款是否真有交到当局手上,抑或为执法官员制造了贪污机会,趁机中饱私囊。

疑执法员中饱私囊

“有罚单没收据、有收据没罚单、没罚单也没收据,我们无所适从!”,这是商家和民众在当地实施固本泊车费及锁轮行动后的看法。

安邦再也市议会是于2个月前,在安邦太子园落实固本泊车制及向违例者实施锁车行动,意即驾驶人士泊好车子后需展示固本,否则会遭锁车;有关泊车固本是每小时50仙,而开锁罚款则是100令吉。

该商业区有700间店铺,但却只有350个车位,区内车位严重不足早已为人诟病,随着迩来执法官员中午时段频频在商业区出没,对违例车主展开锁轮行动,而开锁程序和罚款又各异,遂引起市民疑虑。

根据商民的投诉,有者被锁车后需付100令吉开锁费,但也有人只付50令吉就获得开锁,罚单则时有时,收据也一样,引来或有官员伺机向市民收取“避免罚款费”之嫌。

过去两周来,国阵莲花苑投诉局也接获了约10宗类似投报,该局主任刘博文和其助理叶进豪今天针对此事召开记者会,叶进豪(24岁)本身也是投诉人之一。

其他出席者有太子园娱乐业者郑桠铧、消费保障协会委员陈冠伻、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及产业代理郑祐良。

收据罚单时有时无锁车“花样”多遭质疑

刘博文(左)建议市议会在安邦太子园商业区划增车位,左二起为梁国伟、郑桠铧及郑祐良。

刘博文:一般锁车程序
先警告给10分钟移车

刘博文说,一般上,执法官员的锁车程序是先警告违例泊车车主,即会给予10分钟等待时间,若车主没及时移走轿车,就会被锁车轮。

“违例车主需缴付50令吉罚款及100令吉开锁费,若拖车则是350令吉,拖车存放车库一天5令吉。”

他认同违例车主确应受罚,不过强调市民并非不愿付泊车费,而是安邦太子园商业区车位严重不足,市议会当局理应在能划上车位的空间,增加车位。

“车位不足,当局却锁车执法,或会造就机会让别有居心者收取‘避免罚款费’之嫌,我不排除向警方及反贪污委员会投报此事。”

“我的服务中心附近还有空间,估计能划增15个车位,当局可以考虑划上车位,利便公众。”

刘博文也在记者会现场联络上安邦市议会执法组官员查询此事,后者表示执法人员确应先警告车主才执法,并促他呈上相关投报,以利当局展开调查。

叶进豪:没罚单收据
两次开锁费都不同

叶进豪(24岁)指出,本月1日及6日,他先后因找不到泊车费而违例泊车,结果车轮被锁,惟两次的开锁费却不同。

他说,本身3月1日起在安邦太子园上班,基于车位难找,发现民政莲花苑服务中心对面的空地可以泊车,遂把车子泊在那里,当时也有其他车辆泊在有关地段。

1次50元1次100元

“那片空地并不妨碍交通,只是没划上黄格,我看到其他车主也泊,所以跟着这幺做,不料到午餐时间时看到轿车已遭锁,趋前查看时看到现场有官员,他们向我开出罚单,我也即场缴了100令吉罚款以便开锁,不过没获发收据。”

他说,6日当天,他同样因为找不到车位,而把车子泊在没有画上黄格的地段,虽然这次有展示泊车固本,但仍然遭锁车。

“只是这一次,官员只需我付50令吉解锁费,完全没出罚单和收据。”

他说,据本身听闻,市议会近期有为违例车主们提供交通罚款优惠,一些罚单可获折扣10令吉,但他本身却没接获罚单,因此对本身之前所缴付的罚款是否会上缴到市议会起疑。

停车5分钟即被锁
缴100元开锁费没罚单

产业代理郑祐良(34岁)则表示,某日他和妻子及孩子到安邦太子园打包饭,把车子停放在没划车格的空位不到5分钟,即遭执法官员锁车。

“妻子等待官员约20分钟,现场缴付罚款100令吉开锁,但并没收到罚单,只拿到收据。”

梁国伟:官员应先警告

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则说,一些民众因只是到来办理一些事务,不会泊车太长时间,执法官员应在执法行动前先警告车主,若等了约10分钟仍不见车主才锁车。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