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主页 > 之家当前 >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 >

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

2020-07-24 来源:http://www.eyejqd.com 570

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

许多事都必须亲身体验后才知道。

没有刻骨铭心地爱过,就不知道什幺是真爱。没有失恋过,也不会知道失恋的痛苦。只有失去健康后,才明白健康的珍贵。

同样地,没有拥有一块农地,不会知道农夫的辛苦与喜乐。没有亲身弯着腰用手除草,也就无法认识这些所谓的「杂草」。

自从搬进我在台东都兰的「Naked House」后,面对太平洋,背俯都兰山,远处的绿岛就像一个鳄鱼头,偷偷地探出海面;还有那片广阔湛蓝的天空及万千变化的白云,让我有许多时间发呆冥想。

不久前,我在第一次注册的新浪微博中写下:「I think I am the luckiest person in the world. I create my own job and a business I can fall in love with. If you don’t like what you see, go and create one yourself. Gandhi is right, “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

自从拥有这片小农地后,我跟一般人不同的做法是,我并不急着种树、整地。我曾看到许多人在一天之内,将一块原始的荒野转变成一座人人称羡的花园;我对于这种用金钱、人工来快速造景的粗鲁方法,感到相当不习惯。很高兴Ming在我身旁不断提醒我慢慢来,让「Nature takes the lead」。

我不喜欢太过于人工化的造景,尤其对人工草皮反感;我希望能保持大自然荒野的感觉,让生态顺其自然地发展。经W朋友的建议,我决定唯一能做的就是藉由不断地除草,让所有杂草都有机会适应,而最合适的杂草终将从生态竞争中脱颖而出。(我也会在过程中收集我喜欢的杂草种子,在割草后不断播种,让它们有更多生长的机会。)

这种方式「有系统」地与生态结合,让自然从物竞天择中找到最适合这块土地、气候的杂草。W朋友跟我说,大概要一年半载才会看到自然生态的决定。在这过渡期中,我将失去隐私,跟杂草共同生活一阵子。到目前为止,我已经习惯这种「不用力」的杂乱景观,若要让我选择,我仍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自然杂草草坪,而不是人工草坪。

从自然杂草草坪实验中,让我联想并领悟到,这与我所经营的企业,其实是同一个道理。

创造共生共荣的组织

犹记得1988年在我回台创立肯邦时,除了让自己找到自由,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创造一个健康善良的环境,让适合这种环境的人一起生活、成长。我拒绝用「金钱」、「抽成」、「头衔」来激励肯邦人;反之,我以「透明」、「信任」、「学习」、「分享」,及一种超越小我的更高目的、更高意义来鼓励人的善良面,这概念在肯邦逐渐滋养、成长、茁壮。

一个公司的内部组织就像生态系统(Ecosystem),有些人适应,有些人不适应;没有好的人或坏的人,只有不适应的人。肯邦经过授权点的扩充及成长,变成一个更大的生态系统,希望所有在这生态系统内的美髮沙龙能不断创新、重生,相信人性本善及正向思考,创造一个全新的、共生共荣的生态及宇宙。

我一直以肯邦人为荣,以身为一个美髮沙龙的经营者及餐厅老闆为荣。不管身处任何行业,都要有善良的出发点,并以「改变」这行业为初衷,让更多人能进入这行业,而不是阻止更多人进来分一杯羹。惟有开放的产业,才有不断创新的生命力。正如同我不断除草、不断让自己及公司归零,建立不同的成长引擎、不断招募新人,让更多新人带来新的可能,也让老员工能传承及接受「不熟悉」所带来的挑战,拥抱未知并从中找到新的可能、新的自己。

彼得圣吉(Peter M. Senge)是对的,系统思考(System Thinking)会有先天性的滞延效应(Time Delay Effect)。太多的组织不能坚持、不能等待,希望能够速成,却往往等不到系统的思考及延迟蜕变,就宣布放弃。

我不断地除草,也要等上一年半载才能让最适应的杂草生存下来(最适应的意思是不再需要时常浇水、施肥及人工整理);否则,我可以请20个工人,在一天之内给我一个阳明山别墅似的大院子、大草坪。用金钱的确可以达到即时、速成的结果,但这种速成效果是你真正要的吗?

让时间成为你的朋友

人需要耐心及毅力才能得到自己真正要的,让时间成为你的朋友,而不是敌人;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

两年前重新装潢Nonzero非零餐厅时,我极力反对当时蔡敏敏设计师提出的绿色招牌墙,因为我从来就不喜欢速成式的人工绿墙。一座垂直的绿墙装进一个个盆栽,刚开始的确很新鲜,但太多的设计反而失去可变性及有机性,不只过于流行,也显得做作。

后来蔡敏敏设计师提出不一样的想法:仅洒上不同种子,然后让自然生态挑选出合适的绿色蕨类,让其自然生长。Nonzero餐厅旁的垂直绿墙,就是种子在竞合中所创造出残缺感。肯梦AVEDA办公室外的绿樱桃装置艺术也是如此,我特意选择缓慢生长的爬藤,经过了六年,爬藤才将整个绿樱桃装置艺术覆盖。

慢食也好、慢活也好,真正的精神是慢下来,珍惜当下及回味过程(savoring),太快达到目的地,会让你的生命留白。下次来Nonzero餐厅,仔细看看大门招牌的蕨类,一起庆祝恭喜它们找到了生命的出口。

最后,忍不住要跟我的读者分享一本深刻影响我的一本书注,书中的开场白如下:

When one door closes, another opens...

into another room, another space, other happenings.

There are many doors to open and close in our lives.

Some doors we leave ajar, where we hope and plan to return.

Some doors are slammed shut decisively—“No more of that!”

Some are closed regretfully, softly —“He was good, but it is over.”

Departures entail arrivals somewhere else.

Closing a door, leaving it behind, means opening onto new vistas and

ventures, new possibilities, new incentives.

《Be the Change 成为更好的自己》

Photo:heyFilbert, CC Licensed.

生命会自己找到出路



上一篇: 下一篇: